字数:56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当深埋在体内的欲望觉醒时,就像是无边的烈火,哪怕江城江水再急,也泼不灭,浇不息,恐怕只有等它燃尽一切之后,才觉得后悔。

  白鹭,她是一个女人。自小生长在江城,对于这个城市,她虽然有很深的感情,但也同样痛恨着这一切,因为这个城市,带给了她快乐,却也带给了她现在这种欲望的背叛感,白鹭此刻正在宾馆中梳洗打扮,只是胯下的肉穴中,浓白的精液缓缓的流出来,白鹭痛恨着自己的出轨,但是却也迷恋这种背叛丈夫的感觉,矛盾,道德,羞耻心作祟,让她在这种情况下,高潮来的特别快,也特别猛烈。
  而此时另一边,一个男人看着一个个视频,里面正是白鹭一次次的出轨的视频,视频中的白鹭风骚浪荡的模样,令男人感觉下身剧烈的火热,虽然男主角不是自己,哪怕自己是白鹭名正言顺的丈夫,但是,白鹭的出轨却给他最大的满足感,同样是背叛的愤怒,已经随着时间而消逝不见,但是视频中白鹭的骚浪模样,还有在家里的温柔含蓄的模样,呈现出的对比,令他兴奋的几乎发狂。

  白鹭原本和他结婚,婚后的生活中,两人关系一度僵化,时不时的吵架,而在有一天,白鹭却突然温柔了起来,转变的过于突兀令本就多疑的他开始怀疑原因,然后,才发现白鹭出轨了。诚然,当时他非常愤怒,甚至连离婚协议都打好了,只是不知怎么回事,或是心里欲望作祟,或许是白鹭温柔的弥补过失,他将那张离婚协议撕掉了。纸张的碎末,随风而起,化作最完美的黏胶,将两人的关系粘合起来,从那以后,他对白鹭稍显隐晦的表达一个意思。

  「我,不在意你的出轨。」

  只是这种意思白鹭虽然也知道,但心里的背叛感更甚,两人一个不说,一个不敢说,就这样的藏了三年,白鹭清楚,他也清楚,只是两人终究没有把这个话题挑破,只是因为这个结的存在,两人彼此间的隐瞒却显得两人无比恩爱,或许,真的很恩爱。

  谁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和好的,只是以前每次吵架,都换成了温柔的言语情话,白鹭感动,他也感动。只是两人都觉得这个话题再瞒下去,那才是麻烦。

  白鹭坐在沙发上,看着微微醉意的丈夫,心中满是诧异,当然,她也感觉不妙。徐泽平时不喝酒,因为他酒品虽好,但是酒量极差,两瓶啤酒就要到厕所去吐一通,所以平常他也不喝酒。只是今天这个话题令他心中的矛盾感,两种想法几乎在脑子里打起来,所以,酒精帮了他一把,留下了他真实的想法。

  果然,徐泽第一句话就令白鹭性感的脸庞变得苍白。

  「你这三年的事我知道。」

  徐泽在酒精的帮助下,有了勇气。看着脸色发白,娇躯微颤的妻子,撇撇嘴说。

  「……我还没说完……得了,别摆这样子,不是离婚。」

  说着小声嘀咕道:「准备那么久的稿子啊……」

  徐泽轻轻搂着妻子,低声的说道。

  「不管你怎么样,我都还爱你,三年了,三年啊,你每次出轨我都知道,但是我一直不好意思说……」

  这一夜,两个人的疯狂。

  白鹭趴在沙发上,身后是徐泽不断的冲击着,阴道内的粗大随着电视中她的淫浪叫声有节奏的抽插,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正是白鹭出轨时的视频,而和着电视中的浪叫声,徐泽的阴茎好像更加坚硬,整整插了白鹭半个小时。

  白鹭现在浑身无力,只感觉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自己的丈夫主宰,自己的下身传来的快感令她好像是在汹涌海浪中的孤舟。随着快感的海潮,不断的摇晃着,一波波的潮水拍击着她的神经,力量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急,最终,一直坚守的围墙被海啸击破,白鹭沉醉其中,口中淫浪的叫声渐渐的更加响亮。往日对于徐泽的背叛感,只觉得更加强烈,在那浓浓的快感之下,胯下淫水涌出,好似清泉。

  疯狂了半夜的两人,相拥入眠,而白鹭却不知道,对于她的调教,即将开始……

  此时,喧闹的火车站门口,一对男女,男的高大儒雅,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而女的样貌性感,穿着一条热裤,两条修长的白腿漏在外面。只是她的模样稍微不自然。

  白鹭看着火车站里的喧闹人群,害怕的往徐泽怀里缩了一下。而徐泽看着白鹭娇媚的模样,不由心生欢喜。

  白鹭半推半就的走进火车站,两条白皙的大腿随着走路不断交织着,挺翘的圆臀在热裤的紧致包裹下,令人想要爱抚,而纤细的腰肢,高耸的胸部,在白色的T恤下,显得诱人至极,脸上成熟的少妇风情,更加撩人,虽然穿的很有青春气息,但是属于她的风情怎么也掩不住,手臂上挎着包。一步一步的走向车站的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打开隔间的门,白鹭终于忍不住了,体内的跳蛋嗡嗡的震动声在空荡荡的隔间中响亮无比。白鹭娇羞的脱下裤子,而裤子里面,什么都没穿,只是在胯下垫了一个卫生巾,防止自己的淫水打湿裤子。

  白鹭脱下裤子,然后又慢慢的将T恤脱了下来,上身只留下内衣,一对高耸的胸部怎么也掩不住,解开内衣之后,白鹭便彻底的一丝不挂。赤裸而性感的身躯,两条玉腿之间,乌黑的毛发下,是幽深的裂谷,此刻淫水一丝丝的掉下来。
  白鹭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跪在冰凉的地板上,雪臀微翘,硕大的胸部贴在凉丝丝的门上,拿起手机,开始自拍,各种各样的淫靡姿势,都在这个小小的隔间里面展示出来,这令白鹭身为教师的自尊严重受挫。但是那种露出的感觉让她心慌,却也让她兴奋的不行。最终还是将手伸向自己的胯下。

  白鹭此刻双腿大开,坐在坐便器上,而一只手却在自己的阴户中抽插着,跳蛋的嗡嗡声,手指抽动的水声,而白鹭却不敢发出叫声,只能发出无力的轻哼。
  「嘎吱!」旁边隔间的门被打开了,白鹭清楚的看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黑丝玉足,走进隔间,高跟鞋在地面上清脆的敲击声,然后好像坐在了便器上。
  白鹭自然不敢继续,只能期盼着这个女人快点走。方便留下她继续自慰。只是接下来的声音令她惊呆了。

  「啊~ 快来操死我吧~ 」隔间清楚的传来的声音提醒白鹭这不是幻觉,抽动的水声,娇媚的呻吟,这个女人居然也在自慰,我为啥用也字?我也不知道呢。
  白鹭听着隔间的女人的声音,稍微沙哑,但是更加诱人,听着这个声音,白鹭不由也跟着继续自慰……而两个女人的声音都传到对方耳中,但是她们都做了一个一致的决定。

  两个隔间,两种不同的妖娆声音,奏响一个淫靡的乐章,只是两个女人都不管对方,只是自己顾着自己的快感。至于隔间的另一个女人,还是不要抱有什么好奇心了。

  或许这样真的很疯狂,白鹭高潮的很快。高亢的叫声刚刚喊出来,便又被她强压下去。无力的靠在墙上,享受了一会高潮的余韵之后,白鹭面色潮红的站起身来。穿好衣服,走出隔间。

  拿凉水洗了把脸,体内的跳蛋还在震动。白鹭强忍着那种酥麻的感觉,走出火车站,只是性感的脸上,高潮过后的慵懒和红晕,更加诱人。

  徐泽坐在车里,等着白鹭的出来。脸上的兴奋之色相当浓烈,胯下早已支起帐篷。而儒雅的脸上此刻一片潮红。

  白鹭拉开车门,看着徐泽裤子上的鼓胀。本就潮红的脸上更红了。还是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上。把自己手机递给他。

  徐泽兴奋的看着白鹭性感的身体的自拍,胯下更硬了几分。粗大的分身,令坐在一边的白鹭心驰神往。恨不得在车上直接做爱。看了几张照片,徐泽笑嘻嘻的看着白鹭红润的面庞。

  「去了这么久,说,是不是自慰了?」

  「嗯~ 」白鹭在车上,终于可以自由的享受着体内的跳蛋的震动感。有点无力的哼了一声。软软的靠在座椅上,胯下的跳蛋疯狂的刺激着。白鹭完全不想动弹,任由着徐泽开车将她送回家。

  白鹭坐在沙发上,徐泽的大手轻轻的在她身上抚摸着,时不时的摸着她那鼓胀的腹部,里面全是徐泽灌进去的水,第一次经受灌肠的白鹭,此刻的表现不负徐泽的期望。白鹭的俏脸皱着,浑身微微颤抖,显然强行的忍着不去排泄,坐在沙发上和他看着电视。只是一言不发的绷着脸。

  白鹭很想排泄,但是很显然的,徐泽不让她去厕所,此刻一丝不挂的她,只能在沙发上接受徐泽的抚摸玩弄,而便意越来越强了。徐泽悠然的一手抚摸着她,而另一只手端着茶水,轻轻的喝一口,手里是白鹭的雪峰,口中淡淡的茶香,面前的电视还在放着,只是两人都不关心电视的内容,所以,看的是动物世界……
  白鹭只感觉自己敏感的乳尖炽热无比,才低下头,看见自己的丈夫拿着茶杯放在自己的乳头上。隔着茶杯,刚刚开的茶水令她感觉疼痛。不由轻吟一声。
  徐泽笑的不是一般的开心,直接扶起白鹭,带她去了厕所。

  白鹭站在洗手台上,雪白的屁股撅起,正对着便器,徐泽看着白鹭妩媚的姿势,但却一直不排泄。渐渐的不耐烦了。

  白鹭强忍着便意,不愿意在自己的丈夫面前排便,但是紧接着,一只大手重重的扇在她的翘臀之上。

  「啊!」白鹭哀婉的声音响起,徐泽感觉着手上的滑腻触感,再看看白鹭雪白的肥臀上的掌印,当时又拍了几下。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白鹭还是不敢放松自己的肛门,只是,一根手指强硬而用力的顶在她的肛门上,连点润滑都不做,就那么硬生生的插进去。还从未进入过异物的菊门强烈的抗拒着,也带给白鹭一种难言的痛感。那种痛感带着火辣辣的感觉,直接深入她的肠道,而括约肌紧紧的夹住他的手指,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菊门内传来,他的手指在白鹭的直肠内扣动。旋转。

  白鹭清楚的看到,自己对着镜子的脸上痛苦的表情。不由哀求道。

  「老公,你拔出去~ 好不好,我听你的,我拉出来……」

  徐泽这才慢慢拔出手指。伴随着他手指的拔出,白鹭的肛门又回复了紧致,而她也不敢抗拒,慢慢的放松肛门,一股淡黄色的水流从肛门口喷出,她的脸上写满的屈辱感,而那种放空肠道的感觉侵蚀着她的神经,她感觉到难言的放松感,忍耐了许久的肠道得到解放,这种快感冲击着她,而另一边的徐泽,手中的相机咔咔的闪动,记录着白鹭第一次的浣肠。

  一股股水流在她的肛门中涌出,刚开始的时候力道十足,再往后的时候,淡黄色的水流顺着她的两条美腿留在地上,而她紧致的菊门还在不断的收缩,绽放,努力的想要排出肠道内剩余的液体。

  只是,一个冰冷的注射器顶在她的肛门上,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哀呼。

  凉凉的水流随着注射器缓缓的推进她的肠道,温和而又坚决的尽入她的菊门,火热的肠道再次迎来凉水的洗礼。白鹭微微颤抖着,但是她的肛门还是选择接受这些液体。双腿微微颤抖,但是两瓣花唇中间,一丝丝的爱液流出,好像是在说着某种需要的渴求。

  冷水一管管的送进她的肠道,冷热交织的刺激感,肠道微微发胀的感觉,她发出娇媚的呻吟声,这一种好像是被虐待,但是又足够刺激的感觉,令她感到彷徨,究竟是沉沦还是挣扎?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这种灌肠的刺激感了。

  这次的她就有了经验了,但是徐泽却不喜欢这样,看着白鹭性感的身段……
  白鹭站在阳台上,一丝不挂的白嫩娇躯在黑夜中显得有些晃眼,而阳台上的玻璃门关着,夏末的夜风中带着白天少见的清凉,微风吹在她赤裸的身体上,而白鹭有些痛苦的微微弯腰。阳台上面不是什么墙,而是铁质的栏杆,也就是说如果对面有人看着的话,绝对能够欣赏到无比淫艳的一幕。

  白鹭看着从屋里锁上的阳台的门,知道自己不乖乖的照着徐泽的话照办,那么自己真的进不去门了。

  咬了咬牙,白鹭忍着羞涩感和肛门中的便意,双手微微张开,雪白的身子毫无保留的展示出来,玉手在自己身上不断抚摸,身子开始柔美的扭动,在阳台上赤裸裸的开始跳起舞,再优美的舞蹈,一旦不穿上衣服,都是无比淫靡的。白鹭舒展的身姿,性感的娇躯,在夜风下的翩然舞蹈,被徐泽隔着玻璃门用相机清楚的记录下来。淫艳的身姿,脸上带着哀婉羞耻的表情,雪白的贝齿轻轻的咬着红唇,在夜风中的艳舞,性感撩人。

  只是白鹭真的想要结束这种羞辱的一切,但是那扇门迟迟不开,她只能继续舞蹈,随着动作,腹中的水流不断的冲击着她的神经,便意越来越强,强忍着便意的她动作越发吃力,她简直怀疑自己会不会再阳台上直接排泄出来。

  冷冷的风,却撩动着白鹭,一次次的抬腿,一次次的弯腰,身体上面敏感的部位直接迎接着夜风的冷,却燃起了情欲的热。白鹭的动作越发吃力,但是却更加露骨,她的表情虽然强忍着便意,但是羞耻感全无。眉间浓浓的情欲掩饰不住。和着夜风的洗礼,她好像忘了一切,身体自然的放松,还在不断的舞动,股间一道水流喷出,打在阳台的地板上,和着风声发出了声响,白鹭感觉肠道排出水流的轻松和畅快,当时舞动的更轻快了,清灵曼妙的身姿在夜风中勾勒出完美的弧线。

  徐泽看着白鹭的舞姿,心中爱恋的感觉更甚,将她拉近房间里。

  而白鹭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到底做了多么羞耻的事情。此刻阳台地板上的污渍竟是那么刺眼,她更不敢看了,直接趴在丈夫的怀里。

              这时徐泽说道

  「浴室里不够宽敞,咱们从客厅灌肠吧。」

  白鹭娇羞的点点头。

  足足灌了六七次,看着白鹭排泄出清澈的水流。徐泽轻轻的笑出声。白鹭的肛门因为灌肠的原因微微松弛,手指沾着淫水。

  这一次有淫水的润滑,手指进入白鹭的肛门没有第一次的那种痛感,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胀痛,白鹭从来没有肛交过,所以,徐泽很有耐心的手指在她的肛门中扣弄,搅动,发胀的感觉令白鹭呻吟起来。

  徐泽看着差不多了,取出润滑油,将它涂在手上,两根手指开始尝试着进入白鹭的肛门。白鹭身子一紧,肛门竟紧紧的合上,接着就被徐泽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当下便不敢在绷起肛门了。

  两根手指的没入,不是想象中的剧痛,疼痛感固然是有,但是由于手指上充足的润滑油的关系,反倒不是特别痛,两根手指微微的抽插,扣弄,白鹭被肛门中的手指玩弄的浑身发软。徐泽硕大的下体,涂抹上一层润滑油的关系,在灯光下发亮,两只手按住白鹭跪在地上的腰肢。硕大的龟头顶在她的◆◆◆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hhmm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肛门上。

  白鹭迎接着徐泽的分身进入肛门,硕大的龟头撑开括约肌的时候,纵然涂满润滑油,白鹭也禁不住高声哀叫。好像撕裂的痛感传来,肛门因为粗大的硬物而收紧,可是自己的丈夫却继续用力的顶着,一点点的扩张,一波波的钝痛感袭来,白鹭在痛苦中感受着丈夫的强硬。就好像是在对自己一次次的出轨而惩罚一样。
  疼痛的折磨,随着徐泽一点点的深入而化解,直肠的暴涨感,她发出撩人的呻吟,徐泽不再动了,却感受着白鹭肛门紧紧的夹住的感觉,等白鹭适应之后,才开始在她的肛门中抽动,疼痛感,饱胀感,还有酸麻的感觉给了白鹭最疯狂的享受,徐泽另一只手捏住一枚跳蛋塞进她的阴道深处。

  白鹭的娇吟声再次持续到半夜,而两人的疯狂却也从未结束。

  江城静静的夜,只有江水才放肆的高歌。而江水过后,便是天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