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四章、忘不了的感覺

                (1)

  三个月前的那一天,是小罗与小玲两人最难忘的经历,这是多麽美妙的感觉啊!从那一天开始,莫名的渴望与冲动不时地盘旋在两人脑际,尤其是当他们分房之後……其实那是父母某日心血来潮时的决定,原因只是认为孩子们已经不小了,所以就把原本当作储藏室用的房间,特别整理成卧室给小罗来使用。不过,就算是如此,那专属於两人之间的秘密,那股被压抑着的渴望与冲动却不减反增。
  时间过得很快,秋季的结束正代表着寒冷的冬季即将到来,身为国三生的小罗,上学期的课业也即将告一段落,就快要面临到毕业的季节,来自於种种考试的压力,需要花在课业上的时间也相对地增加了许多,换句话说,跟小玲相处的时间更是越发地减少。

  某日,那是即将放寒假的前一个礼拜三。

  面临着学期末考试压力的小罗,此时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温习着功课,只见小玲忽然连基本礼仪都忘了,一下子没头没脑地硬闯进房间来,劈头就对着小罗猛说:「哥!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小玲的脸上难掩兴奋之情。

  小罗转头一望,不解的问道:「咦?啥事啊?干嘛兴奋成那个样子?」「嘻嘻~~你猜猜!」「别闹了!我还要忙着应付考试勒,你就别寻我开心了,快说吧!」「好吧!那我偷偷跟你说喔!而且,你还是第一个知道的。」「喔!真没想到我有这样的荣幸,哈哈!那就快说吧,别一直搞神秘了。」「我……那个来了。」话才一说完,小玲的脸上马上就闪过一阵飞红,娇羞地低下了头。

  一瞬间,只见小罗似乎被吓了一大跳,并不是因为妹妹突然地靠近自己,亲近到耳际旁说话,而是被小玲所说的「事实」所震惊到。彷佛还陷在混乱中的小罗再仔细一问:「……咦!?等等!你说的那个……该不会就是女生的「那个」吧?」说真格的,已经身为国二生的小玲,「初经」似乎比一般同年纪的女孩子还来得晚些,但也终於在今天迎接了女孩蜕变成女人的第一步。但是,也许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对初经的来临一点也没惊惶失措,反而兴高采烈地跑去跟哥哥讲的模样来看,可见这大概也是哥哥的缘故吧!

  这怎麽说呢?其实这也不难解释,因为小罗身为小玲的哥哥,对很多的知识自然比妹妹多知道些,还有小罗平时对某些男女之间「专业领域」的研究透彻的结果,当面临到来自妹妹的种种「质询」时,也总是能给予其满意的答覆。
  所以罗,当小玲跑去跟小罗诉说时,小罗除了表情尴尬之外,还不得不摇头边叹气说道:「唉~~我说妹妹呀!瞧你现在的样子,你怎麽连一点该有的紧张都没有啊?」「咦?紧张?为何要紧张啊?」「为啥不紧张?那是女生一生之中的大事件啊!而且,你现在得随时准备卫生棉罗!这种东西,哥哥我可是不会用喔,你还是快去跟妈妈请教一下吧!」小罗实在无法理解妹妹的用意,脸上尽是一脸歉然的模样。

  「讨厌啦~~人家……才不是要问你卫生棉的用法啦!人家……只是想第一个……让哥哥先知道而已呀!」原来,小玲原本只是想说来跟哥哥分享这股喜悦的心情而已,谁知哥哥竟完全误会自己的意思,原本欢欣的心情,此时彷佛被蒙上了一层阴影般。只见小玲开始嘟起了小嘴,一脸不悦地走到了床头边坐下,撇头不再看着哥哥。

  小罗一觉气氛不对,赶紧离开书桌,跑到小玲身边,摸着妹妹的头表安抚地说道:「啊……对不起,是哥哥会错意了……别生气了……乖……哈哈……」「哼!」小罗看着别过脸正生着闷气的妹妹,一方面安抚,一方面想到,也许小玲高兴的原因,应该是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小鬼生涯。话说天底下又有哪个小孩子会不希望自己早点长大?或许正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才想来跟自己分享心情吧!
  但对小罗来说,「小女孩」成长为「小女人」,似乎不是过份高兴的事,因为那正代表着小玲,已经到了能怀孕的地步,往後再想跟妹妹玩起暧昧的游戏来时,必须格外倍加小心才是,不然要是不小心中了大奖,那可是天杀的很严重的事情。

  小罗再继续想,要是因为不小中了大奖,不只父母会知晓,也不只乱伦丑事会在社会大众面前曝光,更惨的,对一个荳蔻年华的十四岁的少女而言,更是情何以堪。尤其这结果,不会只有自己受到社会各方的舆论谴责或是牢狱之灾,连父母也会被波及到,终期一生得忍受左邻右舍的指指点点,甚至让自己最爱的妹妹,面临到往後该如何活下去的窘境。

  小罗光是一想到这一层,心情就像被泼了冰水一般,还真的高兴不起来。
  「……」两人互看着对方,谁也没继续开口说话,房间一时也沉寂了下来,空气彷佛冻结了。

  最终,小玲还是忍受不住这过份的寂静,耐不住性子率先开口问道:「哥,你是不是在担心着什麽事?」小罗握住了妹妹纤细的小手,看着她的脸缓缓说道:「小玲长大了,哥哥其实真的很高兴。只是,正也因为不再是小孩子,所以要注意的事情,也会变得越来越多。」「喔……」也许是小罗语意未尽,小玲一脸还是茫然。

  小罗专注地看着小玲的脸,虽是初经乍到的少女,仍是一脸稚气未脱的清纯模样,但自己也知道这事儿迟早都得让小玲清楚知道才行,因为这对女生来说,是一种必要的自我保护知识。

  「玲,你清楚月经跟怀孕是怎样一回事吗?」「啊~~原来哥哥一直在想的,就是这个问题啊~~」小玲先是没来由的一声惊呼,然後便是霍然地一阵轻笑:「噗!」接着又说了:「嘻!其实这个在学校的健康教育课程里,老师都有教过啦!小玲有认真听课喔!」「喔喔喔!原来你早清楚了◆◆◆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hhmm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啊?那就好,那就好~~要是以後跟你那个时,一不小心的中奖话,那我们就死定了~~哈哈哈!」小罗摸着自己的後脑勺,表情有些尴尬地哈哈大笑。

  「中奖?」看小玲不太了解这个字眼的意思,於是小罗再解释得详细一点:「就是我在你那里面射精,然後卵子受精的意思,这就代表将会生出小贝比的意思。」「咧~~那人家以後不要再跟你那个不就好了?哈哈~~」不知道啥时候,小玲已经跑到了房门口,还对着小罗做了一道鬼脸,戏谑地说着。才说完不久,妹妹便转身跑走了。

  「挖勒!真是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哈哈~~」当小玲的背影在门口处消失後,小罗一边摇着头一边苦笑,慢慢走回到自己的书桌前,继续埋头苦干……***    ***    ***    ***「当!当……」学校的放学钟响起。

  期末考终於结束了,学校的大门口前,正穿梭着一群群准备回家的学生,一阵又一阵的喧譁谈笑声此起彼落,从不间断,也许是考季结束,同时寒假也即将到来的缘故,看得出来大家格外的开心。此时的小罗,也正一手牵着自己的脚踏车,伫立在校门口处,心情轻松静静地等待着一同放学回家的妹妹。

  等着等着……不久之後,眼尖的小罗果然看见了妹妹那熟悉的身影,还有两位跟往常一样会陪着小玲回家的同班同学,三条人影正一边聊着天,一边缓缓靠近大门口处。

  小玲也看到了不远之处,总会在固定地点等待的哥哥。「嗨~~哥!」小玲如往常一样,总是一脸开心的笑容,面对着小罗挥了挥手。大概是看到了小罗的缘故,三人便马上加快了动作,没多久四人便聚在一块儿了。碰面後,小玲身旁的两位女同学,跟往常一样也会亲切地跟小罗打声招呼。

  「嗨~~小罗哥!」小玲的两个同学,脸上露着青春洋溢的笑容看着小罗。
  说起小玲的同学,目前正站在小玲右方的女生,她的名字叫作小佩,身高方面跟小玲差不了多少,可以说伯仲之间。而且说起脸蛋来,搭配小佩头上那梳着两条可爱的小辫子,让小巧的脸蛋看起来格外可爱,但是由於有近视的关系,平时总是会戴上一副黑框眼镜,基本上从镜片的厚度来看并不厚,所以小罗想着,或许近视的程度应该不会很深才对。可是,关於小佩她那眼镜下的双眼,却总是会隐隐约约透露着一丝迷人的神采。

  虽说小佩也是跟妹妹一样,算是属於那种偏白色的丽质肌肤,但是在小佩的脸上,却可以发现到淡淡的小雀斑。说起小雀斑,应该是只有在白种人身上会比较多见,也许是小佩她那白皙色的肌肤,让它看起来格外明显许多,不过话虽如此,小佩还是给人一种很文静却也可爱的小女生。

  再说说小玲左方的女生,小珍,身高方面就真的很突出了,才国二而已,身高就快将近170公分了。反观在现场的四人之中,就属小珍跟小罗两人的身高最为让人称羡。小珍顶上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在小罗的眼中看来,她的短发搭配着她的脸蛋,其实很搭,尤其她的发色似乎跟东方人的深黑色不太一样,反而有点偏红褐色,或许会有些不知道真相的人,可能还会以为她染了头发。

  但是说起这所谓的「真相」……到底会是什麽真相呢?当然这也是小罗从小玲口中辗转得知的。其实,只要从小珍那突出的五官轮廓,跟比起小玲、小佩她们,更为雪白的肤色,都可以很明显看得出来,小珍是个混血儿。是的,美中混血,她的父亲是个美国人。

  小珍的个性,跟小佩比起来简直是迥异的两种属性,个性十分外向活泼,尤其大剌剌的讲话方式,还给人一种充满男孩子气概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说到小珍的声音,真的是相当甜美的声音,这一点就真的很有女生的味道了。而且,抛弃个性暂且不谈,凭着那小巧的脸、精致的五官、深邃的双眼、俏丽的短发,已经是个十足甜美型的女生。

  再说起小玲、小珍、小佩她们三人的关系,她们是从国一开学时就认识的,三种不同个性的人,却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真不知道她们为何会如此合得来。也许是冥冥之中缘份的安排,而且更令人觉得巧合的是,大家竟又是住在同一个公寓社区里头,只不过大家住的公寓大楼不同而已。

  不过毕竟这几家之间的距离,也不过就几分钟的路程而已,所以小珍与小佩她们,可是经常来小玲家串门子,当然尔,久而久之跟小罗之间也逐渐熟识了起来,现在四人几乎已成了无话不谈的「四口组」了。

  继续说起小罗与小珍、小佩她们之间微妙的缘份,由於小珍与小佩基本上都算是独生女,小佩有一个弟弟,是家中长女,而小珍就真的是独生女了。三家之间互动多了以後,她们两人反而羡幕起小玲来,有个体贴又会呵护备至的哥哥,所以有机会时也常起哄,跟着小玲一起叫起小罗哥哥来。听久了,小罗也渐渐习惯了,一度还以为自己有三个妹妹。

  「嗨~~小珍,小佩,一起回家吧!」听到甜美的问候声,小罗也回以亲切地笑容打招呼。

  「嗯。」、「好。」小珍与小佩几乎同时答腔。

  能同时与三位可爱的女生一起同行,这对小罗来说,这大概是他每天最快乐的时刻了。四人就这样一同骑着各自的脚踏车,一边聊天一边缓缓地迈向回家之路。

  下午四点半,由於已经是冬季的关系,太阳已经开始慢慢西墬。

  「呼~~从今天开始,总算终於可以轻松了。」兄妹二人回到家後,小罗把书包往客厅的沙发上一丢,人也顺势坐下。小玲则是放下书包後,便往厨房走去,打开了冰箱,随手拿起两瓶清凉的饮料,回到客厅後递给了哥哥一瓶,接着便也往沙发一坐,喝了一口饮料後开始说道。

  「哥,爸爸跟妈妈又一起去远门出差办公了,好像要两三天才会回来欸!」「对喔!你没提起,我倒忘了,昨晚晚餐时妈妈有说过。」「是啊~~而且早上临走前,妈妈还特说了,要好好照顾妹妹。」小罗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似乎有点不正经。

  察觉到哥哥的口气,似乎有些不怀好意,小玲於是也跟着强调了起来说着:「没错~~没错~~父母不在的时候,照顾好妹妹的生活起居是哥哥的责任。」说完後又喝了一大口饮料。

  「哈!」小罗轻笑了一下後,在茶几上放下手上的饮料瓶後,小罗意正严词地面向小玲说:「嗯嗯!小玲说得很对,奉母亲大人的旨意,所以现在开始,哥哥要好好地照顾你才行。」「啊!?」小玲一时还参不透哥哥话里玄机,瞪大了双眼看着哥哥。

  随後,小罗快速地接下小玲手上拿的饮料瓶,随手往茶几上一放,紧接着便是将双手靠在她的双肩上,慢慢地往自己方向拉近。

  「咦!?等等……哥,你要做啥?」不一会儿便清楚了哥哥的意图,小玲的脸上也开始羞红了起来,虽然有肢体动作上的轻微抗拒,不过并没有很激烈地抵抗意谓。

  「哎哟~~哥!人家的意思……不是这种照顾啦!」小玲话还来不及说完,小罗的热唇立即堵上了她的樱桃小嘴。没想到,这个吻一吻着,就像是两个磁性相异的磁铁,一时之间竟也难以分离。慢慢地……由浅吻转变成热吻,紧贴的双唇中,两人的舌头彷佛有了生命般努力交缠着对方,也彷佛久逢甘霖般,吸吮起各自甜蜜的汁液;甚至两人的双手还紧紧地扣在对方的颈後,相拥相吻了许久许久……话说自从分房睡後,两人能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大幅减少,从上次的双亲旅游到现在的这段时间中,父母亲也几乎都会有一人在家中。时间上不允许,可是空间上也不是很乐观,那是因为这个居家环境毕竟是公寓式建筑,公寓内房间的设置方面都是相互紧邻的,隔音效果其实很差强人意,这一点可以在深夜中时,偶尔听见由父母的房间传来的声音,那是妈妈的喘息声,也由於兄妹两早有经验,所以很清楚那是什麽样的声音。

  可是,一定有人会问,不会去外面开房间吗?假设,如果去的人,可以很明显被看得出来明明就是两个小鬼头,那试问,去开房间算不算是自杀的行为?而且还是亲兄妹。

  人啊,无论经过多长时间的热吻,也总得要透口气呼吸一下吧,所以这「许久」的忘情之吻,这下总算是落幕了。但是……「小玲,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嗯……」唇分後,神情还有些迷离的小玲,对哥哥突来的提议,表情羞捻地什麽话也没说,只点了点头回应。就这样,小罗便挽着妹妹手走进了浴室中。
  没多久,热气很快地地蔓延了整间浴室,而白茫茫的雾气中,两个光溜溜的青春肉体伫立在其中。

  「玲……你变得好美啊!」这并不是小罗随口说出敷衍的话,只是压根没想到,才只不过一季的时间而已,小玲的身体发育却有明显的变化,不止上围丰满了许多,连下半身的曲线更是凹凸有致,难道说女孩子经过男性的滋润後,外表都会有明显的变化吗?不知不觉之下,小罗的下半身硬挺了!

  「哥……那个……」由於两人早就坦裎相见,当然小罗的那跟阳物自然无法躲藏,只见小玲脸上的羞红色彩又加深了许多。

  「哈哈!还不都是小玲的身体实在太漂亮了,哥哥我当然没办法控制啊~~哈哈……」「讨厌!」「好啦~~不开玩笑了!小玲,来这吧,我先帮你用洗头发。」「好。」小玲背对着哥哥坐在浴室的小板凳上,小罗拿起浴室用品架上的洗发精,先是挤压了几滴後再往她的头发一抹。哥哥温暖的手心,柔顺又灵活的指头,小玲其实非常喜欢这样的洗头方式。

  「哥哥真好,每次帮我洗头,都很舒服说。」「呵呵,能帮小玲洗头其实是哥哥的荣幸啊!」「嘻嘻~~哥哥嘴真甜。」只是洗个头发而已,但是站立状态下小罗,对着背对自己坐着的妹妹,他那不安份的肉棒,不只依然充血硬固着,还不时会随着洗头的动作,无意间一直往小玲的後颈碰触。

  「哥~~才洗头而已就这麽不乖啊!」「呵呵,没办法啊~~谁叫小玲连背影也美淂那麽引人遐想。」「噗~~嘻嘻……真的吗?」小玲高兴地笑了出来。
  「小玲的笑声,总是那麽动听,每天若是没听到小玲的笑声,哥哥我可是会伤心喔!」「嘻嘻~~哥哥别说了,再说下去我全身疙瘩都掉满地了。」「好啦,该冲水了,等等唷!」说着,小罗便拿起莲篷头,先是用手试了一下水温,接着才帮妹妹冲掉头发上的泡沫。

  「哗啦、哗啦……」水滴敲击着地板发出声响,泡沫也渐渐地向下流得满地都是。

  「冲好了,该换我洗了。」小罗轻敲了一下小玲的肩头後说。

  「那我也要帮哥哥洗~~」「呵呵~~好啊,能让妹妹帮我洗头,也是哥哥莫大的荣幸啊!」才说着,小罗便用手指头在妹妹的鼻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
  「可恶~~敢戏弄我!」不甘示弱的小玲,由於还坐在小板凳上,只是早已转过身来,而眼前却正好面对着哥哥的那根庞然大物,这下子小玲可逮着了复仇的良机,於是用手紧紧地握住了它。

  「哎哟!妹~~你想做啥!?」男人的要害一下子被控制住,小罗心头不由一惊。

  虽说是报复,但小玲手心那个力道可是控制得很微妙,尤其在刻意地上下套弄後,小罗是感觉到的并非痛楚,根本是一种舒爽的快感。

  「唉唷!你洗错头了,不是那个头,唔……」小玲像是玩上了瘾似的,一点也没理会哥哥的言语,反而双眼看着手上的肉棒,随着自己的套弄之下,只见包皮被慢慢地後褪,露出的尖头伞状部位,颜色渐渐转为更深的血红色。

  「嗯……唔……」从小罗的喉咙,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血红色的龟头似乎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魔力,小玲忽然间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紧接着小嘴靠了上去,初开始像是舔冰棒似的用舌头浅嚐味道,随後便是樱口一开含弄了起来。

  「喔喔……」小罗充份感觉到,自己那敏感的龟头在妹妹口腔黏膜的滑溜触感包围下,以及火热的舌头不停地来回缠绕,舒爽的程度无法言喻。

  「唔……小玲,你越来……越厉害了……唔……弄得……真好……唔……」激励的话语之下,小玲的小嘴逐渐卖力了起来,激烈又舒适的磨擦,渐渐地把小罗带入绝境之中。

  「唔……不行了……快撑不住了……」「喔!喔!小玲……停啊……快停……啊啊~~」话才刚说出口,一股喷发的慾望猛然地涌上心头,但是沉浸於下半身的快感下,不停剧烈喘气的小罗惊觉地想制止妹妹的动作时,似乎来不及了,那如煮沸的滚水般的精液,已经从龟头尖端出口涌出,向着小玲喉咙深处不断地汹涌喷出了。

  只见小玲慌张地把含在口中的肉棒拔出,别过脸猛咳了起来,还边咳边吐出几口精液到地上。看着妹妹的表情难过咳嗽的样子,於心不忍的小罗边轻拍着妹妹的背边道歉:「小玲……对不起,你还好吧?对不起……我……我……」「咳!咳!没关系……我还好……咳!只是呛到而已……嘻!」也许是小玲也不忍心看着一脸颓丧的样子,又马上转移了话题。

  「哇!哥哥这次喷得好多,害我刚刚不小心还吞了几口到肚子里去。」「哈!这……大概是哥哥太久没解放,囤积了太多的缘故吧!哈哈……」看到小玲的表情舒缓了许多,小罗不由得也轻松了起来。

  「咦?是说……刚刚你还吞了几口,怎样?味道如何?」「恶!一点都不好吃!而且味道好怪~~」小玲使了鬼脸,吐了吐舌头。

  也许是心疼,也许是小玲俏丽的模样,又让小罗心头起了一阵涟漪,於是又低头吻住了妹妹的嘴,也不管嘴角上残留的精液……「恶!果然不太好吃,呵呵……小玲真难为你了。」唇分後,小罗也品嚐到了几口自己的精华,还故意摆出难受的样子。

  「哈哈~~哥哥真会讨人欢心,其实味道也不会太难受,只是刚刚被突然呛到,才所以全吐出来的。」「嘻嘻……这样啊!那……是不是……也该换哥哥来嚐嚐小玲的味道了?」「啊!?」小玲一听,脸色立即羞红了起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