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最终的礼物

原着名:Finally I Had Her
作 者:americanstrat1 c
译 者:自在世界
2009/06/24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  西洋母子乱文翻译系列,不喜慎入~~
***********************************
                (一)

  我的母亲帕特在我八岁那年离婚,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了。她是一个身材娇小的、看起来很甜美的短头发美女,她经常穿牛仔裤,甚至常常在工作时也穿着。而在我看来,如果她能够把头发留长,然后再穿上裙子,她足以能够让我凝视上几个小时。

  不管怎么,我还是会经常情不自禁地幻想着她美妙的胴体,我也知道倘想见到幻想中的情景是要做些计划的。直到现在,她甚至没有真正在我面前脱去过睡袍,她曾有过的一次在我眼前最大程度的裸露即是展露了她性感迷人的双腿、小腹和乳沟。在我面前她从来都是裹在内衣里面,这使我感到很遗憾。

  她工作很努力,在生活上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虽然她让我做了很多家务活,我从不介意,因为我也爱她。我想要触摸和感受她的风韵,但是我所能够最大限度被允许对她做的就是拥抱,那个时候,我能够用雄壮的胸膛紧压住她娇嫩柔软的乳房,我总是把手掌死死地扣在她香滑的背部,同时亦能感受到她对於这种亲昵的紧张与迷恋。

  每当她回家迟了或是犯了别的什么小错误,她常常以接受我在她床上入睡的请求来作为补偿。有一个这样的夜晚,半夜醒来的我看到背对着我侧睡的妈妈睡衣被膝盖前端紧紧顶住,事实上睡衣边缘从膝盖处已经轻微地裂开,睡衣的底部被皱皱的压在她的大腿下,这幅情景真是棒极了!

  均匀的呼吸声显示了如此疲惫的她正处於深睡状态,我知道这时的她怎么也不会从睡梦中醒来。所以这时,如果偷偷地把手从她的睡衣底部穿进去就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她娇柔的大腿。

  禁不住诱惑的我伸出手,从她睡衣的底部欣然行进,她酣睡如初。把握住这次机会,我的手慢慢伸入,直到我触摸到睡梦中妈妈的大腿。喔!她是那样的温热和柔软,虽然仍在朦胧睡衣的包裹下,我禁不住想覆上我饥渴的唇舌。

  她的呼吸仍是那么温柔和均匀,我於是慢慢地把整条胳膊伸进了她的睡衣里尽情地抚弄她性感的大腿。为了不惊醒她,我的手在整个过程中移动得很慢。这种体验是如此地美妙,有几次我的手都接触到了她内裤的边缘,我变得如此饥渴与不耐烦,我决定褪去她的睡衣。

  在我确认她仍处在酣甜的睡梦中后,我慢慢地把她的睡衣从下身褪去。这是件已经变得很湿热的衣服了。我想,褪去了这层覆盖,睡梦中的她一定会感到舒服些。

  随着最后一掀,内衣全部褪去,这是一幅怎么娇美的画卷啊!她穿着白色的内裤,浑圆的屁股性感撩人。我把握住眼前这良辰美景,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嗅着她散发檀香的阴户,这样的感觉简直就像在天堂。

  我轻轻地亲吻她滑软的大腿,轻移着我的唇,一路吻向她光滑裸露的屁股,陶醉地吸吮着。慢慢地,我变得越来越大胆,我放肆般地用手握住梦中美母那性感的屁股不停揉弄,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轻轻把我的手指顺着她的股缝移向她的阴门,一路上我能感到股缝里非常温暖,我手指一路向南在轻轻地挤压中前行,当快要到达她的阴门时,她突然醒了,我知道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於是佯装睡着。

  她不加怀疑地把睡衣往身上拉了拉,就又躺在朝向我的方向睡了。那天夜里我没再继续做下去,只是去了趟厕所,然后大呼了句「老天啊」。

  但我知道,我必须想办法进行更多的尝试。我已经提到,在家时如果天气不是太热的话,她从不穿裙子。我猜想她在家时不习惯穿裙子是因为它们的长度大概只达膝盖,当坐在餐桌上时自如地并紧双腿。

  而她穿裙子对我而言实在是一桩乐事,我将在沙发上找到一个正对她的位置坐下,观赏她性感修长的大腿和她常穿的白色的内裤。整个过程中我都会兴奋地保持勃起状态,而随后的当天里一想到她穿裙子的撩人风姿,我就会有反应,一般会反应十至十二次之多。

  接下来出现了一个对我母亲来说很不幸、对我而言却很幸运的日子。她下班后在楼梯上折伤了她的两个手腕,於是她不得不在手腕上上了石膏,在病情好转之前她将不能去上班。

  我是她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我很乐意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我为她祈祷,打计程车把她从医院接回家,在这之中我似乎已经忘记我内心的渴望。

  到家以后她需要洗涣,於是沖着我说:「傑夫,我需要你帮我把衣服脱掉,然后帮我洗浴,很不好意思让你这么操劳,但我想我的伤口会很快癒合的。」
  如今,我狂热的梦想就要实现了,我即将看到赤身裸体的妈妈!我虽然内心十分激◆◆◆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hhmm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动,却尽力没有把这种喜悦流露在外。

  妈妈对我的能力很有信心,我回答道:「当然可以了,妈妈,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内不能自理,让我来吧,我需要为你做什么呢?」

  妈妈指着她前面的衬衫对我说:「可以帮我解开衬衫的钮扣吗?」

  我开始慢慢解她衬衫上的钮扣,像往常一样,她穿着蓝色牛仔裤。她竭力不和我对视,她感到有点不自在。我把解开了钮扣的衬衫从她的胳膊上褪去,凝视着她那用乳罩包裹的坚挺乳房和双乳间精巧的乳沟。

  妈妈:「嗯,好了,我的牛仔裤终於脱掉了。我的上帝啊,傑夫你可不要介意啊,我真的感到非常尴尬!」

  傑夫:「妈妈,请不要这样想,我是你的儿子,我很冷静,你也不需要感到尴尬!」

  妈妈:「这一切你就当没发生过,好吗?」

  傑夫:「妈妈,这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你受伤了,我必须帮助你啊!」
  妈妈:「我很高兴你能如此轻松地对待,现在,你帮我把牛仔裤解开脱下来吧!」

  我拉开她的牛仔裤,帮她脱了下来,全过程中我看到她紧闭着双眼,我努力把持自己不发抖,我在猜想着下一步精彩的到来。她开始步入浴池,同时要求我帮忙把她的衣服放进衣柜。她把背部朝向我,用打上石膏的手紧紧按住胸前的毛巾。

  妈妈:「你能帮我把胸罩解开,然后把它拿下来给我吗?」

  我很失望地注视着她的背后,我已经很硬了,需要一个彻底的发泄。她解开了她的胸罩,正打算把它取下来。

  妈妈:「慢一点!」

  我能感觉到当她的胸罩被从从她紧压住的毛巾下移去后,她的双乳确实轻松了不少。这时,我快要能够看到她裸露的屁股了,我移动着把手指放到她的内裤上方,试着把它脱下来。这时,我的脸就在她香艳的屁股前,等待她的大腿从内裤里跨出,整个过程我尽量把动作放慢,因为我想尽量延长这美好的时光。
  她在竭力隐藏禁区的动作下抽出了一条腿,我还是瞥见了那条缝隙,多么美妙的景像啊!她接着抽出了另一条腿。

  妈妈:「把水端过来吧!调一下温度。」我於是按她的旨意做了。

  妈妈:「在外面等一下,等我好了会叫你的。」说着她踏进了浴缸。

  我关上门守在外面,我不想让妈妈对我产生任何怀疑,一直努力地完成她需要我做的每一件事。我进入我的浴室打了一次飞机,接下来在等待时机为她擦拭身体。

  过了一会,妈妈叫我进去,我看到她用毛巾从腋下把上身围住,她要求我保持着这种围设帮她擦拭身体。在进行擦拭的过程中,我用心地感受着她身体的温软,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她的双乳和大腿上。

  当她走出卧室时,便要求我把她的内衣拿给她,我於是把那些衣服拿给浑身围着毛巾的她。我把内裤放在地上,她自己走上去把脚放进去,然后我再帮他往上拉。等到戴胸罩时,她又一次把身子背了过去。

  妈妈:「嗯,我来拿开毛巾。」於是她丢掉了毛巾,用胳膊盖住她的双乳,尽量配合一只手,以使我把顺利把胸罩的一边套了上去。然后伸展另一只手协助我帮她戴上另一边,最后她尽力把胳膊抬了抬。

  妈妈:「好了,现在可以把他们放在适当位置了。」

  我试图不碰触她的胸部,但这样很难实现,所以我的手偶尔还是碰到了她的乳房底部,她猛地颤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我接着帮她固定了一个乳罩,跟着是另一个。接着我解开了她背部的扣子,但站在她后面的我什么也没看到。接下来帮助她穿裙子,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她认为睡衣在夜间方便时会带来很多麻烦。

  是的,这是我唯一的一次能够充份接触她的机会。夜里,当她想出去撒尿时便走过来把我喊醒。我站到她面前问她需要我帮什么,在她告知我后,我帮她慢慢地脱下裤子,虽在此过程中我尽量不看,当注意到她的眼睛始终紧闭,我便放眼看到她茂密的阴毛和肿大的阴唇,之后我迅速恢复了理智。

  我等她方便完毕后递给了她几张卫生纸,我想取悦她,让她感到快活。妈妈抓住我的肩膀以使她自己能够站稳,说道:「再给我几张卫生纸。」

  我於是停下对她的想像,然后撕了更多的纸。我轻轻的顺着她屁股的缝隙帮他擦拭,当我的手指划过她的阴蒂时,我的下身不禁硬了起来,她也同时打了一个寒战,但她认为我并没有注意到。

  但之后她很快就结束了,然后站到我面前,我帮她穿好内裤。

  那天晚上,我一直陪着她睡,当她需要我时,我随叫随到。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美堂蛮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0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