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已深,我的心依旧在徘徊、挣扎,我不知道这段故事是否可以说出来。我一直在犹豫,写还是不写?看到隐私的征文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今夜,我在抽完第7根烟的时候,突然决定把它写出来。

  对于性的认识,我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当时学校的学生分为两派,学习不好的和那些成绩优秀的永远是对立的,我很有幸成为后者。我们学习好的孩子每天放学后都会来到其中一个同学的家里,大家在一起做作业,做完作业我们就开始找各种游戏玩。

  那个同学的爸爸妈妈在外面做生意,经常不在家,家里只有一个奶奶。他家在我们眼中是很有钱的样子,我们那时候家里都没有录像机,只有他家有。我们有时会从他家翻出录像带一起在那儿看,现在也记不起当时都看过什么,也许当时就没有看懂!记得有一次,我们从他家大衣柜的上面的一个皮箱中翻出几盒录像带,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放进录像机中,出来的画面让我们都大气不敢喘一声,画面中是一男一女赤裸着身子,当时有男生也有女生,具体几个人我记不清了,很快我们就散了。

  由于我们的好奇,我们几个男生还是经常等那几个女生走了,在一起观看那个录像带。这也许就是我对性一开始最模糊的印象吧。

  时间过了很多年,我都上高中了。这时,我对于性的认识应该是比较深刻了,同学当中偷尝禁果的人也已经越来越多了,我对性的认识已经很清晰了,我开始幻想着异性的青睐。不知是我的腼腆,还是自己长的比较难看,从没有哪一支爱神之箭射向我,我也一直保留着自己的处男之身,直到那一天……

  那年5五月一号,我小叔结婚了,那时候,我已经上高二了。其实不是我小叔结婚晚,主要是我小叔他只比我大6岁。小叔的婚礼办得挺风光。小叔是正经的大学毕业,毕业以后分到我们市供电局,很快就混上了一个科长当,他的婚礼在我们老家的小镇上办的,我特意请假回家了,当时的场面确实很轰动,至少在我们这个镇上是很轰动的。

  小婶婶当时给我的印象也不是那么深刻!我就记得她下车的时候,伴娘扶着她走的时候,那一身洁白的婚纱确实让我感觉很美!我当时的内心深处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有一个心爱的女孩愿意为我穿上婚纱,走进我的生活?

  婚礼结束后,小叔就离开了小镇,带着新娘回到了市里小叔新买的房子。慢慢的,小镇上的居民嘴里的话题已经离开那场轰动的婚礼了。我继续在上着我的学,虽然自己学习并不是很好,但是,为了心中的新娘,我依然在努力着。
  我们学校就在我们市里,是一所当地比较好的高中。这座城市真的很小,我们学校在城的最东面,小叔的家在市中心偏西的一个小区,但是从我们学校到我小叔家坐车只要30分钟!因为我一直住校,所以自从小叔结婚后,我每周都会去他家一趟,美名其曰,看看小叔,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肚子,想吃点好吃的,学校伙食太差。当然,小叔也经常叫我去他家。

  每次去小叔家,小婶婶都很热情,做了很多好吃的。小叔的新房是一个两居室,每次去的晚上我都会住在小叔的家里。有时小叔会由于工作应酬很晚才回来,我就和小婶婶聊天,小婶婶比我大四岁,由于我们的年龄差别不是很大,所以我们在一起聊天倒没有什么拘束。我这个人,在那时候对自己的评价就是,表面上一本正经,跟表里如一绝对不沾边。

  住在小叔的家里,半夜的时候,我都会起来上厕所,厕所必须经过小叔的卧室。每次上厕所,我都轻手轻脚的,怕惊扰了什么,又想听到些什么。果不其然,我经常会听见小婶婶的一些呻吟声,虽然我不知道这种呻吟是痛苦还是幸福,但是我每次都会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早就已经学会手淫的我,这个时候都会让自己兴奋的。为了怕在小叔门外留下罪证,我每次都会小心的拿东西接住那些白色的液体,撒到地板上的我会小心翼翼的擦去。白天看见小婶婶的时候,我都会偷偷的看她的乳房,由于那时候是夏天,穿的都挺少的,有时看见小婶婶的乳沟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勃起。我知道小婶婶也看见了,因为每次我勃起的时候,她的脸就开始变红。有时候,我的胳膊也会故意碰到小婶婶的乳房,每当这个时候,小婶婶和我都会脸红起来。

  放完暑假,我又开始返校了。第一周我没有准备回家,给家里打电话说要查资料。到了周五的下午,一放学,我就坐上了去小叔家的公共汽车,到小叔家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这天,小叔正好在家,厨房里小婶婶和另外一个女孩正在做饭。

  「小叔,那个女孩是谁啊?」小叔在客厅看着电视时,我问道,

  「哦,她是小影的同学。」小叔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答道,「对了,上次你们见过吧,她就是我结婚的时候当伴娘的那个女孩。」

  「是吗?我想不起来了,但是看着有点面熟!」我喝了一口水说道。

  「对了,你这周不回去,给我哥打电话了吗?」小叔看着我说,

  「嗯,打了,我明天去学校查点资料!」我赶紧回答。

  这天晚上的饭菜很丰盛,小婶婶一边给我夹菜一边说,「来,江,尝尝小华的手艺!对了,忘了介绍!」说着指着那个女孩说,「她是我同学,叫小华!」
  说完又指着我对小华说,「江,我的侄子,呵呵!」小婶婶说完就笑起来了。
  最可恨的是那个叫做什么小华的也抿着嘴笑起来,一副很矜持的样子。
  我的脸红着说,「本来就是嘛,笑什么?」

  这时,小叔也笑了,「江,小影是看见你这么大的侄子激动啊!好了,不说了,咱们今天喝点酒吧!」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小叔站起来就去冰箱拿酒去了,回来的时候,拿了两瓶红酒。我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具体说了些什么,我是记不起来了,只知道那天都挺高兴的。其间,只记得好像小叔又拿了一回酒。红酒入口有点甜,所以我们都喝了不少,慢慢的,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辈分了,小叔居然说起了一些黄色的笑话,我看见,那个小华脸红红的,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笑话的作用。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能喝酒,只知道他们三人都喝的失态了。我看见小叔的手公然放在小华的大腿上,小华的裙子是属于那种很短的类型,这个时候,小华的矜持已经不见了,双脚放在另外一张椅子上,我甚至能看见黑色的内裤。再看小婶婶已经双眼迷糊的歪在沙发上,V型T恤的领口已经暴露出半个胸脯,我于是装作酒力不支,也躺在了沙发上。我的头部顶在了小婶婶的腰部,小婶婶身上散发的香气让我沉醉其中,慢慢的小婶婶的身体也倒了下来,胸脯压在我的胳膊上。

  我心中一阵窃喜,眯着眼看了一下小叔,只见他的一只手正放在小华的裙子里面,另一只手伸进了小华的衬衣里面,两人正在吻着,我一看之下,心中很是惊讶,我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这样。

  我看没有人主意,就轻轻的把手伸进小婶婶的T恤里面,再努力的把手指探向胸罩内部,小婶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这真的是我除了母亲外,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近女人,我的心中一阵激动,我的仔裤已经被顶到了极限,我轻轻的捏着小婶婶丰满的乳房,感觉自己下面已经湿了。小婶婶轻轻地哼了一声,我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轻轻扭着头看了一眼小叔,只见小叔和小华正抱在一起,根本没有注意这边的反应。

  我静静的握着乳房,闭着眼睛不敢有半点举动。这是,突然听见小叔说,「华,我们进卧室吧!」「嗯!」小华轻轻的应道,接着就听见他两轻轻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顾忌,我把小婶婶的T恤向上翻起,使劲的揉着那丰满的乳房,也许是她根本就没有醉,也许是她现在酒已经醒了。总之,她的手已经轻轻解开我的腰带,伸进我的内裤,握住了我的**,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没有想到她是醒的。不过,很快我就平静下来,我马上紧紧的抱着她,她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也许她知道实力的不平等,也许她并不反感我的吻。

  「江!咱们进屋吧!?」她轻轻地推开我,低着头柔声地说道。我摸了摸发烫的脸,赶紧指了指她的卧室,「小叔在里面。」

  「上那屋!」她指着我经常睡觉的屋子小声的说。

  说完,站起来慢慢的朝那屋走过去,我默默地跟在后面。一进屋,我就说,「小叔和小华在那屋!」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她们现在是同事!」她以一种幽怨的口气轻轻的说道。我惊呆了,「啊,那你怎么能容忍这些?」

  「我跟他吵过,可是他说只是逢场作戏!我曾经亲眼看见过他们在一起,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眼泪轻轻的流下,「我能怎么办?我什么都没有,离婚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我只有报复!」她抬头狠狠地说。我轻轻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她轻轻的投向我的怀里,我无声的抱着她。

  慢慢的,我刚才的欲望又被勾引起来,我的手已经偷偷的伸进她的T恤里。
  她没有怎么阻拦,我T恤掀起,笨拙的解开她的胸罩,她这时开始有点反应,身子扭动起来,我马上抱住她的头,吻了起来。我的一只手依然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揉搓,我感觉她的身体在慢慢的变软,而我的身体却在逐渐的变硬。我们的舌头在不停的搅动着,我的手在慢慢的下移,我的手已经滑向她的裙子里,可是这时她却不让我伸进去。

  这时我只能用双手用劲的蹂躏着她的双乳。她很快就兴奋起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我都快窒息了。慢慢的我的手又不知不觉的滑向她的裙子,等我手进去的时候,她狠狠的抓着我的手,试图阻止我,我想都到这儿了,怎么会甘心放弃,我不顾她的阻拦,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之中。

  感觉里面挺暖和,也很潮湿,她的双手终于不再阻拦我了。她的裙子已经被我脱了下来,胸罩也没了,我吻着她的乳房,轻咬着乳头,她的身体开始颤抖,我引着她的双手慢慢的伸向我的内裤,我让她的双手握着我的,很快,她就主动的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很快我就把她的内裤脱了,我这时却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呆呆地看着她黑黑的下体,与我想象中的没有什么分别,我正发呆的时候,她把我的仔裤褪了下来,看着我那坚挺的内裤,她好像很急的把我的内裤解放了。当坚挺一旦被释放,我感觉浑身都是力量,又感觉很不自在,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我只能等她的提示。哪知道她慢慢的趴到在我的两腿之间,用湿润的嘴唇轻轻的咬住**,我使劲的拉起她,我害怕她嫌弃自己,我知道那东西是干什么的,虽然,在录像中见过很多这样的场景,但是当这种场景一旦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我还是很不能接受!可是,她使劲的挣脱,又紧紧的含住,使劲的吸允着我的坚挺,很快,我就感觉一阵战栗,接着,就有什么东西射了出来,她停住了,双眼看着我,轻轻的笑了,我不好意思的也跟着笑了。

  「你没有同女孩子发生过?」她轻轻的问我,「嗯」细如蚊子的声音在嘴里发出,我不敢相信是我说的。

  「那好!我们到此为止吧?!」她抱着我温柔的说,说完就站起来,穿上衣服,走了出去。我也赶紧穿上衣服,静静的坐在床上。接着就听见开门的声音,我赶紧出去,看见小叔的卧室们开着,小叔穿着一条短裤尴尬的站在床前,小婶婶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一语不发。只见那个小华躺在床上,用床单蒙着头,也是一语不发。

  我看了一眼,连忙朝卫生间走了过去,等我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叔房间的门关着,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屋里黑着灯,但是透过窗外的余光,我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用床单裹着身子,我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小婶婶,我静静的走过去,轻轻的躺在她的身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搂着她,我能感觉到她挣扎了一下,接着又平静了。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感觉到有一只小手在抚摸我,我立马就清醒了,也开始激动起来,我很快就坚挺了,我开始褪去她身上的衣物,不过我记得刚才她穿的是T恤,可是现在我却需要解扣子,不过我没有想那么多,心想解就解吧,很快我把胸罩也解了下来,感觉比刚才小了一点,不过捏着依然很舒服。另一只手慢慢的探向她的裙子,伸进◆◆◆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hhmm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去的时候,感觉里面湿了一大片。她的小手也不甘示弱,使劲的捏起我的坚挺。很快,我们就纠缠在一起,我这次很顺利的进入了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感觉里面很紧很湿热,我这次依然没有坚持多少时间就缴械投降了。

  事后,满头大汗的我躺在床上,点燃了一颗烟,静静的躺着。她坐了起来,接着又轻轻的走出去了,过了好久才回来,回来后就坐到我身边,「你是叫江吧!」
  一个不是小婶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如同晴天霹雳,「啊!」我惊恐的坐了起来。

  「别害怕!这是我自愿的!」我听出这是小华的声音,我羞愧的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我真傻,怪不得刚才上衣不一样;怪不得胸部也不一样。

  天开始蒙蒙亮的时候,小华就开始穿衣服,我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她也是很有气质的一个女孩,虽然行径稍微可耻了一点,但是又回头想想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我躺在床上,装作还是睡着的样子,眯着眼看着小华穿衣服,小华出门的时候,走到我的跟前我连忙紧闭着双眼,我的脸上被她亲了一下,接着在我耳边说,「你是个可爱的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我走出卧室,没有看见小叔的影子,也没有看见小婶婶的影子,我一个人刷牙、洗脸,然后自己静静的坐了一会儿,觉得昨夜真是一场梦!

  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小婶婶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堆菜。我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斜眼看了一下小婶婶,发现她的脸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小江,你要走了?」小婶婶问我,「嗯,我小叔呢?」我低着头问道。
  「他早上起来就走了,说有应酬!」小婶婶很平静的说道,「你吃过中午饭再走吧!?」

  「我不了,我会学校查点资料!」我有点犹豫的说,

  「你到学校就中午了,不一样要吃饭!就在这儿吃吧?」小婶婶的声音理带着些许期盼!

  「那好吧!小婶,我帮你做饭吧!」我装作很无奈的说道,

  「不用了,你看电视吧!我一会儿就好!」说完她就拿着菜走进了厨房!我一个人在客厅,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频道。过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她从厨房走了出来,「江,吃饭了!」

  饭菜很丰盛,我也吃了很多!加上接近中午,天气很热,吃完饭后我出了一身的汗。她看着我满头大汗的样子,就跟我说,「江,你先去洗个澡,再去学校吧!」

  我一个人在卫生间理正洗着,就听见门外面有敲门的声音,「江,这是你小叔的衣服,你先换上吧!」我连忙裹上浴巾,把门开了一条缝,只见小婶婶满脸痛红的站在外面,我赶紧结接过衣服,连忙把门关上,只听见哎呦一声,我感觉到门夹住了什么,我拉开门,果然,小婶婶满脸痛苦的捂着手站在门外,我连忙过去,轻轻的掰开她的手,看了一眼,手都被我夹红了,好在我用的劲不大。
  我轻轻的在她受伤的受伤吹着气,吹着吹着就感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我抬头一看,小婶婶正双眼含泪的注视着我,一看见我看她,连忙扭过头去!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把抱住她。

  喷头的水还在流着,她的衣服已经变得透明,我能看见黑色的内衣!我心里的欲望再一次被勾起,紧紧的吻住她那小巧的嘴唇,她很激烈的回应着,透明的衣服很快被解除,黑色的内衣也不复存在了,只剩下两个赤裸裸的肉体,我们激烈的纠缠在一起,这一刻,除了水声,就是我们急促的呼吸声!

  良久以后,我很小心抱起她,慢慢的朝卧室走去,在属于我小叔的大床上,我们温柔的缠绵着。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我坚持了很久……她让我从一个男孩真正的变成一个男人。

  之后,我们一直在床上聊天,她告诉我,昨晚和我小叔谈了一夜,最后,他们决定离婚,条件是,小叔找关系把她调到别的城市,这里的一切她什么都不要,小叔给她10万元钱。

  很轰动的婚礼很快的结束,留给小镇上人的只有回忆。

  我好久不去小叔家里了,虽然我很想再见见小婶婶,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勇气过去。我听到的消息是,小婶婶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去了那个城市我不清楚,我们从此也没有再联系。

  小叔最后却没有和小华结婚,找了一个市郊区的小学教师,这些却是我始料不所及的。